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8th Apr 2013 | 一般 | (5 Reads)
這是安妮寶貝對於愛情的看法,因為美,所以才無望。 曾經有一個人問我,喜歡什麼樣的男生。我說平淡而溫暖。我不知道如何解釋這個概念,也許這只是一種感覺,遇到了才會明白。 在我的生命中曾出現過這樣一個男生,他長的並不好看,每天穿著很髒的衣服,很多人討厭他。可是只有他會在我難的時候,騎著他的破單車,帶我去村後的小樹林摘桑葚,爬很高很高的樹而不怕危險。他沒有媽媽,可他還是會帶我去他家吃飯,他說奶奶的飯比媽媽的還好吃。和他在一起的日子,每天都那麼開心快樂,雖然當時的我們只是兩個不暗世事的孩子,可那段時光是我關於童年最美的記憶。平淡而有溫暖? 可是這一切因為他的離開而結束。 那是一個很平常的夜晚,他像往常一樣入睡。只是這一次他睡的太久了,連煤氣那麼濃烈的氣味都沒有讓他甦醒。從此他就在也沒有醒過來。當時的我也許還小,對於死亡除了恐懼並沒有太多的概念,在他被救護車拉走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我的童年結束了。 這已經是十多年前的事了,可還是不能忘記。我常常在想,如果他沒有離開,現在的我們會是什麼樣子。和小時侯一樣,形影不離,相互依靠。還是早已忘記彼此,成為最熟悉的陌生人。只是這些假設因為他的離開失去了任何意義。可是我仍會努力保存這份記憶,不會讓它因為時間的消失而變質。 在我們生活中,有很多男生他們可以很輕易的對一個女生說,我喜歡你。他們習慣對任何事情保持輕率的態度,而失去了對美好事物應有的尊重。很難相信這樣的男生會帶給你什麼? 我對一個朋友說過,永遠不要輕易對別人說愛。有些東西,一旦說出口,就要有承擔的勇氣。否則,不如將它藏在心裡,也許沉默更能體現我門對它的尊重。 不知道以後的我會不會在遇到這樣一個溫暖而平淡的男生,遭遇一場深刻而無悔的愛,可以用一生來懷念。 只是有幾個人知道,唯一能證明愛的方式是付出。 也許現在的我還沒有資格說出這樣的話,但我相信會有人懂得。 其實更希望這些話可以給一些人安慰。不要因為丟失了愛情而難過,因為它太美,所以才無望。

| 3rd Apr 2013 | 一般 | (4 Reads)
去上課時,天陰沉沉的,南北院距離這麼近,便未帶傘具。下課回返時,暴風驟雨兜頭而來,老天爺做事真是緊鑼密鼓毫不含糊。我躲閃不及,就轉進了一家早已打烊的小超市的簷廊下避雨。 沒有可閒侃的人,沒有可瀏覽的書,沒有可啜飲的茶,廊下只有我無奈地看著雨中失魂落魄的人,看著雨中疾駛而過的車,整日裡忙得一塌糊塗的我竟無所事事百無聊賴起來。平日裡,摸爬滾打鼻青臉腫,急功近利頭破血流,就像一隻被自己的慾望劫持的船在海上顛簸,只有目標,只有彼岸。何曾像今天這樣,獨處一隅,樂享清靜。我竊喜上蒼憐我,借給我這段清閒的時光,隨心所欲,浮想聯翩。 於是我蹲在地上欣賞起雨點來,天地間,只有我與這群自由自在無憂無慮的小精靈三度時空,真是欣幸極了!雨箭密集地落下來,濺開一朵朵白色的花,我想起了小時候披著雨衣和小夥伴們在雨中一邊嬉鬧一邊唱著歌謠:“下雨啦,冒泡啦,王八頂著草帽啦……”我還想起我寫了一篇叫《雨悅》的小文章,文筆很稚嫩,得到了青年詩人洪燭的賞識,我那時剛上八年級,還是一枚青青果啊!十多年過去了,這些溫馨的片段卻清晰如昨。呵!這群赤裸著身子的小精靈把我從遙遠的思緒中拉回來,讓我看著她們:一會兒在樹枝上蕩起鞦韆,一會兒在門楣上信手塗鴉,一會兒手拉手越過馬路,一會兒相擁著看雨疾風驟,咯咯地笑著,如銀鈴般,在我心上流過,被虛榮掩飾、讓浮華蒙蔽的心便被濯洗得異常潔淨、清亮。 這種妙不可言的酣暢感覺,只有投入地忘一次才能獲得。十年前的一首老歌至今仍在耳畔迴響:“投入地笑一次,忘了自己;投入地愛一次,忘了自己……”我要說:“投入地忘一次,無所顧慮;投入地忘一次,煩惱盡去!”

| 14th Jul 2012 | 一般 | (9 Reads)
  什麼是浮游生物?——阿諾德   浮游生物就是漂浮在海上的大量動物和植物。浮游生物一般都很小,有些得用顯微鏡才能看到。   弗瑞絲小姐說水裡有些我們從未見過的生命。   她拿出一個顯微鏡讓我們看看海水。顯微鏡下,我們看到一些奇怪的生物。   「姑娘們,小伙子們,」弗瑞絲小姐說,「這些小東西都是浮游生物。」   這兒有兩種浮游生物,孩子們。一陣是植物,另一種是動物。   哇!浮游動物吃浮游植物。   噢,味道好極了。   紅海藻 浮游動物 浮游植物

| 7th Jul 2012 | 一般 | (3 Reads)
去上課時,天陰沉沉的,南北院距離這麼近,便未帶傘具。下課回返時,暴風驟雨兜頭而來,老天爺做事真是緊鑼密鼓毫不含糊。我躲閃不及,就轉進了一家早已打烊的小超市的簷廊下避雨。 沒有可閒侃的人,沒有可瀏覽的書,沒有可啜飲的茶,廊下只有我無奈地看著雨中失魂落魄的人,看著雨中疾駛而過的車,整日裡忙得一塌糊塗的我竟無所事事百無聊賴起來。平日裡,摸爬滾打鼻青臉腫,急功近利頭破血流,就像一隻被自己的慾望劫持的船在海上顛簸,只有目標,只有彼岸。何曾像今天這樣,獨處一隅,樂享清靜。我竊喜上蒼憐我,借給我這段清閒的時光,隨心所欲,浮想聯翩。 於是我蹲在地上欣賞起雨點來,天地間,只有我與這群自由自在無憂無慮的小精靈三度時空,真是欣幸極了!雨箭密集地落下來,濺開一朵朵白色的花,我想起了小時候披著雨衣和小夥伴們在雨中一邊嬉鬧一邊唱著歌謠:“下雨啦,冒泡啦,王八頂著草帽啦……”我還想起我寫了一篇叫《雨悅》的小文章,文筆很稚嫩,得到了青年詩人洪燭的賞識,我那時剛上八年級,還是一枚青青果啊!十多年過去了,這些溫馨的片段卻清晰如昨。呵!這群赤裸著身子的小精靈把我從遙遠的思緒中拉回來,讓我看著她們:一會兒在樹枝上蕩起鞦韆,一會兒在門楣上信手塗鴉,一會兒手拉手越過馬路,一會兒相擁著看雨疾風驟,咯咯地笑著,如銀鈴般,在我心上流過,被虛榮掩飾、讓浮華蒙蔽的心便被濯洗得異常潔淨、清亮。 這種妙不可言的酣暢感覺,只有投入地忘一次才能獲得。十年前的一首老歌至今仍在耳畔迴響:“投入地笑一次,忘了自己;投入地愛一次,忘了自己……”我要說:“投入地忘一次,無所顧慮;投入地忘一次,煩惱盡去!”

| 30th Jun 2012 | 一般 | (3 Reads)
哭的時候沒人哄,我學會了堅強, 怕的時候沒人陪,我學會了勇敢, 煩的時候沒人問,我學會了承受, 累的時候再沒人擔心,我學會了自立, 就這樣我找到了自己,原來我很優秀,更確定我的離開是你一輩子的遺憾, 我只有一個,只有一個我! 這樣的練習我成熟了,知道了人是被逼出來的,只有壓力才有動力, 因為沒有更大的不幸所以現在的不幸也是幸福的,對吧? 想要成蝶的蛹就要破繭,想要重生的鳳凰就要櫱磐,就要堅強, 即使你還悲傷,那也不要去乞求憐憫, 嗟來的是廉價的,趕上的是便宜的,做你自己吧, 只有自己才擁有你全部的風格,誰也模仿不了,沒有盜版, 給自己個地盤去拓展一片疆土去開發,一個天空去飛翔, 是馬就去馳騁草原, 是鷹就去翱翔天宇, 是人的就好好做自己, 生活所迫又怎樣,不敢死的就給你爸媽好好活著, 你沒資本死了還讓他們傷心, 你沒資格***, 環境不好又怎樣,你自己去闖,闖不出個人樣就別裝! 困難大又怎樣!需要你自己去拼!拼不出來就找個地盤老實呆著! 這社會誰會可憐你啊! 誰不是從挨打過來的,誰不是從孫子混過來的丫。 不能主宰別人就管好你自己,給自己個機會去重生吧, 被逼出來的你才是蛻變的英雄, 把握好這個機會,朋友在等一個全新的你,聽見了嗎, 你身邊是一片驚訝,一片羨慕。 愛上等於哀傷,寧可高傲的發霉,也不低調的湊合。 無聊時看看書吧, 孤獨時找個最好的朋友聊聊吧,多疼疼自己吧, 健康是一切的本錢。 人總是好奇怪得不到的偏偏想要擁有, 該放的放,不值得珍惜的不要太在意, 人總是被逼出來的,逼自己放下將來不會後悔, 不是高山,不是江海,是一顆石頭,是一棵草。' 不也是自然的,有價值的。混出個樣子來看看,告訴別人我不弱!

| 16th Jun 2012 | 一般 | (4 Reads)
手握著那 被割斷了的溫存, 回憶還是 不肯放過我的天真, 每當劇情失落了眼神, 似曾的傷口就會越深。 我們之間沒有恨, 卻在一念之間轉身。 從此銀河 再也沒有星辰, 約定也被 妥協成為路人。 還愛著你, 渴求原諒的眼神, 我恨自己, 突然刺傷了責任。 每次故事濕潤了靈魂, 我還是只等你一個人。 我們變得太殘忍, 卻在沉默之間轉身, 從此幸福, 會遺忘了我們。 你的未來, 已不是我保存。 明知道你再也不會轉身, 我們身後已是萬丈紅塵。 我還是一直在等, 等到天亮你成為他的新娘。 我才會轉身。

| 9th Jun 2012 | 一般 | (3 Reads)
我感覺到了冬天的氣息,而我卻無法冬眠。 在寒風夜雨中,我刻意穿著拖鞋,走在攝氏零度下,呼吸的熱氣,輕盈的雨水,隨風貼在臉上,猶如牛排在琴鍵上跳舞。 那些什麼記憶什麼的,靜靜地飛旋於上空。 臉上還掛著莫名的微笑,我卻忘記了是什麼顏色!周圍急促的腳步聲,似小河淌水,在發燙的街燈下,如過客。 於是想到冬天的海,寂靜卻蒼海笑! 發現身後有什麼東西伴我隨行,我聆聽,享受著。 是不是天使的翅膀?我並不是魔鬼,在蕩氣迴腸中,這是我的路途,當繁花滿地——是背影! 我很想喝茶,有句話這樣說:一杯茶,不會苦一輩子,但總會苦一陣子。…… 一下子。……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也許不是生和死,我思考,才明白,而是我站在地球上卻看不到火星! 天猶寒 水猶寒,心無寒。樓外樓 山外山,依舊起航!不變的月光,在我腳下灑脫! 我重新重裝了心盤的系統,倒想是換一顆CPU,並沒有格式全盤。還隱藏著其它風景,前世的塵,今世的風。 一些酒醉的仙人,抽雲吐霧的躺在某一角落,竟在遺忘時間。而我知道,那是逢場做戲。這一刻…… 這一刻,我遇見了ta,緩緩的落在我身上,猶如刀割,一陣恍惚,那是冰雹了!呵……呵…… 落罷,落罷!唱盡繁華,江邊一蓑煙草,一片縞素。 漸漸,所有的瞬間化為了虛無。

| 5th Jun 2012 | 一般 | (5 Reads)
從來沒有覺得檸檬有那麼好的味道,以前覺得檸檬是酸酸的、有營養的,但是好貴好貴…… 我對它唯一的記憶也就是和朋友去上海旅遊時在一家高檔的咖啡店裡,因為那天下著小雨,本想到咖啡店時喝上一杯暖暖的咖啡,可是沒有想到進門後,給我們每人送上一杯用高腳酒杯斟滿的冰水,在那透明清亮的酒杯裡,飄浮著一片大大的、青檸檬片,散發著清幽的芳香……看著透明器皿映射著大廳的燈光、聞著檸檬片散發出的淡淡芳香,我們彷彿已經沉醉在恬靜的氛圍裡! 檸檬,在我的心目中、從那時開始已經成為高檔、奢侈、恬淡和小資的生活方式。 前兩年,我也曾有一次“心血來潮”般地在超市買到一顆檸檬,每次把它切上薄薄的一小片,將它沏上蜂蜜水,希望可以達到第一次喝它時的那種恬淡幽雅的生活方式,可是結果卻非常讓我失望----也許檸檬於我而言,只是一種遙遠的奢侈或是精神世界的歸屬吧。 不過今天我卻意外地收到了四隻檸檬禮物。 最先收到的前兩隻檸檬,是我以前的同事送給我的。因為以前我們在一個組,也許是我曾經幫助過她、也許是覺得那時的合作很愉快、也許是因為單位組織活動時我主動和她一組……究竟是什麼原因我也不能確定了,或是根本想不起來了,我們只是在樓道裡遇到,我因為還有別的事情,所以只是邊跑邊和她問好。她卻主動地,甚至是大聲地對我說:“XX,快到我的屋子裡來,我給你兩個檸檬!” 我因為急著有事情,已經跑過她的屋子,聽到她的話已經說出來,不便不回應她,只得跑回她屋門前,大聲回應她:“謝謝您,您留著自己吃吧,我有事兒,得先走了……” 剛想跑走,她卻一把拉住了我:“別著急,我早給你準備好了!”她邊說,邊往我的口袋裡裝檸檬,“我告訴你怎麼吃,可以切片,用冰糖水煮開泡水喝;還可以把檸檬汁擠在海鮮裡調味……不和你細聊了,你快去忙吧!” 我忙著道謝,又忙著把檸檬在口袋裡裝好,開心地向她擺了擺手,離開了。 當我急著複印、填表、蓋章……忙得不亦樂乎的時候,他從我身邊經過,看似不經意地說:“XX,忙完了到我辦公室去一趟,我給你點東西!” 看著他神秘的樣子,我覺得很好奇,但是因為周圍有別的同事,不便細問,只是應了一聲。 在我做完了所有事情,逕直走進他的辦公室時,他好像和我開玩笑地問:“知道我送你什麼東西嗎?” “嗯,不知道。”我調皮地逗他,在他面前我就像個小孩子。 “我不是給過你嗎?忘了?” “嘻嘻,我知道是什麼了!”我真的想起來,他曾送我一隻檸檬,我把它放到冰箱裡,整整泡了一周的檸檬蜂蜜水。 “對,是檸檬!你要說忘了我給過你,這次就不給你了!”他好像在“威脅”我,但是我們兩人都忍不住笑了。 “您看,我已經有兩個了。”我打開口袋,請他看我兜裡的檸檬。 “誰給你的?”他有些不解。 “我路過時,X送給我的。”我實話實說。 “唉,她的檸檬是托我買的。”他有點失望,“不過,我的這兩隻,你也得拿著,因為以前你就吃過的。”突然間,覺得他又像個小孩子。 “好吧,謝謝您!”我很鄭重地謝著他。 “我再告訴你一遍怎麼泡水喝更好,我女兒上次就告訴過我,我沒和你講清楚……”他開始認真地向我講述起來。雖然我剛從X那裡聽過一遍,但是我還很認真地重新複習了一遍。果然發現和我以前用的方法不同,因為他們這樣做,檸檬的味道會更濃、存放的時間會更久!就像多年的友情、在一起工作結下的“忘年交”、同事間彼此的熟識…… 回家後,我馬上用冰糖熬水、把檸檬切成薄片泡入、把它們盛放在玻璃容器裡放好。 現在用剛做好的冰糖檸檬片沏水,整個房間裡都瀰漫著淡淡的青澀、恬淡和清爽,既是檸檬的味道,也是關懷的味道! 霎時間,我覺得自己好幸福!

| 27th Apr 2012 | 一般 | (4 Reads)
雨還沒有來。因為缺水,北方的山嶺永遠缺少蔥蘢、滋潤和嬌美,缺少神韻,甚至缺少文化氣息;因為缺水,沙塵暴成了北方最常見的冷面刀客,每逢過處,再美的風景都會慘遭他的毒手;因為缺水,北方嘴唇乾裂,夢想支離破碎…… 雨還沒有來。一望無際的高原、草地,層層疊疊的山巒,在晴朗的天空下顯得格外荒蕪。陽光矯健有力,似乎一不留神就會穿透牧羊人的心思,身後的窯洞爬滿歲月的滄桑,冬暖而夏涼;再後面就是那條古老而又悠長的大河,沒有人知道,辛酸和抗爭、愛情和歌謠就是在這樣的土地上誕生的,生生死死鑽透昨天、今天乃至明天。 缺水的日子裡,許多東西都會叫人牽腸掛肚。高原的女兒懂事早,她們從小就知道水的珍貴,娶親的隊伍伴隨著孤單、高亢的嗩吶聲漸去漸遠,注定她們從此將珍惜眼淚——為了一生的莊稼風調雨順,而她們的身後,總能遠遠望見父母的淚水揚起的漫天塵土——那是只有高原女兒才能讀懂的塵土啊! “龍王爺來喲龍王爺來喲!”村裡的舊廟上傳來“轎夫”祈雨的聲音,虔誠、恐慌而無奈。 夕陽西下,坐在任何一處的山樑上,彷彿會聽到遠古的駝鈴聲由遠及近,叮噹而來;彷彿會看見戍邊的將士身披盔甲醉臥沙場,你甚至會感覺萬里長城的脈管裡汩汩流淌的華夏精血…… 誦經的聲音赤誠厚重,似乎能穿透所有的苦難; 飛天在佛光裡翩躚起舞,似乎能給人間帶來所有的歡樂。 曾經輝煌過、苦難過的北方啊。 是土地就會孕育生命,是藍天就會翱翔雄鷹,是跋涉就會遇到荊棘,是戰鬥就會遭遇流血。無雨的日子裡,遙遠的天宇傳來神靈如雷的鼾聲,潔白的雲從頭頂掠過飄向他方,天藍的感覺等同於生命執行死刑,等同於接連不斷的夢魘,再虔誠的祈禱,此刻也顯得蒼白無力。 灼熱的空氣裡注滿了眼淚和歎息!北方的兒女們知道,不管有沒有雨,有沒有朔風,出發才是祖祖輩輩注定的命運,把兒女情長壓在箱底,把惦記扛在肩上,唱著粗獷的歌,哼著憂傷的曲子,背著行囊走向遠方,走向未知的世界,走向心中的夢,身後揚起一片塵霧,不回頭,就像《喬家大院》的爺們那樣!如此一代又一代,把堅實的足跡、倔強的身影和滾燙的血汗留在了這片土地,注入高原所有的神經末梢,這正是高原生生不息的秘密啊! 無雨的日子裡,思念是一道抹不去的彩虹,絢麗而溫馨。田埂上的蒲公英開著清純鮮亮的花,似乎等待著什麼,她們知道,這個時節不需要語言,只需要信心和勇氣。其實人活著,往往會遭遇乾癟苦澀的日子,只是我們不知道這個時候,並非一定需要言語表白什麼,很多時候,學會醃製苦難也是一種生存選擇,夜深人靜,當我們打撈沉入心底的記憶時,我們可能一片釋然,如同窗外皎潔的明月。 “坎坎伐檀兮,置之河之干兮,河水清且漣漪……”北方啊,在成為孩提的故鄉時,就注定要成為漂泊者一生的牽掛,那些裸露的山巒——寂寞且孤獨的山巒,那些毫無姿色的草本植物,那條古老而著名的大河,狂放而煽情的歌謠,牧人的吆喝,筏子手們的吶喊,如此等等,無不飽滿了炎黃子孫,飽滿了華夏子民的每一寸土地。 生於斯死於斯的土地啊! 文章來源:王學進的BLOG |金華婚紗攝影 |沈詩棋 風起墨香 梓雨助舵 |二十一世紀 | |妮妮的日記 |趙白生的BLOG |龍攝天下的部落格 |乃楓的BLOG |楊清華說風水 |

| 20th Apr 2012 | 一般 | (8 Reads)
今天解聘了一個懷孕的同事 今天按照老闆的意思,打印了一個解聘通知,快要下班的時候,交給坐在我對面的同事,是一個剛剛懷孕3個月的准媽媽。她被解聘了。 這個同事,在公司裡是出納的崗位,我們是小公司,我和她組成的公司財務部門也兼任著公司辦公室的一些職責。 這個同事,暫且叫她「慧」,慧今年29歲左右,是2006年11月應聘來我們公司的,做我的助手。當時老闆決定錄用她的時候,我問過老闆「她剛剛結婚,會不會很快要小孩」,老闆說慧自己提出兩年之內不考慮生育問題。 慧正式上班了。 說實話,對於慧,我決定她不像是個過職場經驗的人。舉個很簡單的例子,慧上班後兩天,以前的出納到公司來正式辦理交接手續。以前的出納,是老闆的朋友,對公司也有很沉厚的感情。辦完交接後,老闆組織我們三個人開了一個會,老闆簡單的講了幾句,無非是勉勵大家好好做之類的。最後老闆禮貌的問慧,還有沒有什麼想說的。當時慧剛剛進公司兩天,還沒有接觸到公司的帳務,也就是見過我接客戶的電話而已。讓我沒有想到的是,慧開始了她的滔滔大論,她就自己這兩天所觀察到的談到了公司在應付款方面存在的問題,談到了員工的報銷問題等等。我當時很奇怪的看著她,覺得她太冒失。 接下來,11月底,公司組織大家去旅遊,我們這一隊選擇去雲南,昆大麗路線。來回6天的行程,慧和公司另一個女孩住一個房間。回來後,那個女孩和我抱怨,慧去雲南只帶了一個牙刷,化妝品,護膚品,牙膏,甚至連衛生巾都是用那個女孩的。對了,慧刷牙用的杯子是飛機上提供的喝飲料的杯子,她一直用到回程。 忙了一段時間,過年了。公司到郊區的度假村去開年會。那裡有兩棟別墅,不夠的話還有標間。原則上是可以帶家屬的。不過,一般情況下,這個家屬,局限與老公或者老婆。我們是預定的臘月28的房間。 到了臘月28早晨,剛剛到公司,慧問我「,我帶我媽媽去開年會可以嗎?」,她的老公請不了假。我有點莫名其妙,頭一次聽說還有帶媽媽的。不過,我還是說「可以帶」。 讓我更加莫名其妙的是,接下來,慧說「我如果帶我媽媽去了,那我爸爸就一個人在家了,我把我爸爸也帶去可以嗎。 「可以帶,只要你們一家住一個房間就行,不就是多一人吃飯嘛」,得到我的允許,慧就給她家裡打電話,結果,她爸爸也是那天開年會,不能跟我們一起去度假村。我當時就奇怪,為什麼她的媽媽不和自己的老公一起去呢。 才來了公司三.四的月的時候,公司裡幾乎每個人就都不喜歡她了。舉個例子,3.8公司組織女員工活動,我們決定去洗腳城放鬆一下,然後去吃大餐。慧說了「我媽媽說了,我懷孕了不能洗腳,應該把我洗腳的那部分費用給我買箱水果」。我看了她一眼沒有講話,只是覺得她的要求很搞笑。 我們公司基本上沒有管理,凡事依靠大家自覺。老闆不怎麼管大家的。除非很過分的事情。 一天上午,我看慧在忙裡忙外的辦公室和機房兩邊跑,我們公司的打印機在機房。一會,慧拿著厚厚的一摞資料過來了,我很奇怪,她拿的什麼。慧說「是中級考試的講義,網上下載的,150多頁呢」。一會,機房的人過來告狀,慧浪費了辦公用品。 我們公司管理比較鬆散,大家各司其職只要不耽誤事就行。考勤啊紀律啊都不講究的。我考慮到慧懷孕了,還要跑月票,就總是提前讓她下班,當然一般是老闆不在的時候。慢慢的,不用我提醒了,慧開始提前10分鐘,15分鐘,20分鐘,…只要老闆不在,慧就自己安排自己下班了。慧當初發現自己懷孕的時候,怕老闆炒她魷魚,再三保證不會耽誤工作。但是,她看到老闆對她比較寬容以後,就有意無意的,說自己累,不想動,坐車頭暈,把屬於出納的工作推給了我。 公司有個微波爐,方便大家熱飯吃。慧懷孕了,食慾自然旺盛。於是每天下午3點鐘的時候,正個公司都會瀰漫著烤紅薯的味道。慧懷孕後特別喜歡吃烤紅薯,幾乎每天一個,有時候沒有掌握好火候,那就會是烤焦了的味道。 可能是孕婦都比較喜歡睡覺吧,慧也一樣。中午,下午,有空就歪在椅子上閉著眼睛打盹 有一天,下午,我出去辦事去了。慧在公司,正好老闆也在。慧無事可做,我們公司的工作業務量很小。老闆從我們辦公室經過的時候,發現,慧在進行胎教。老闆不高興了。

Next